补骨脂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不掌握这些理论,恐怕是治不好ldquo [复制链接]

1#

导读:今天学习李济仁先生治疗痹症的心得体会。

文章推荐星级:

医生医学生:★★★★★

中医爱好者:★★★★★

非医伙伴们:★☆☆☆☆(遵医嘱,更重要!)

痹病的治疗,首先应胸有大法。

李济仁先生很欣赏张石顽所论:“行痹者,痹处行而不定,走注历节痛之类,当散风为主,御寒利气仍不可废,更须参以补血之剂,盖治风先治血,血行风自灭也;

痛痹者,寒气凝结,阳气不行,故痛有定处,俗称痛风是也,当散寒为主,疏风燥湿仍不可缺,更须参以补火之剂,非大辛大温不足以释其凝寒之害也;

着痹者,肢体重着不移,疼痛麻木是也,盖气虚则麻,血虚则木,治当利湿为主,祛风散寒亦不可缺,更须参以理脾补气之剂”(《张氏医通》)。

张石顽的论述提示了,治痹时不仅应重视痹病成因中的“杂气合至”特点,还应注重从人体内脏功能、气血功能入手,综合施治,以助祛除邪气。

但这只指一般情况,遇特殊情况,在一定的时间内可攻其一邪为主。

01

先生发现,痹病很难在短期内完全治愈,故治疗时应以某方为主,大法基本不变,辅药随证加减,以体现变中不变、不变中有变的规律,守方守法是相当重要的,切不可主方、大法变动不休。

先生常针对痹病的每一证型,均确定了大法主方。

热痹,以白虎汤为主。

偏热者,多用白虎桂枝汤,加地骨皮、丹皮、丹参;偏风者,多用桂枝芍药知母汤,加羌活、独活、豨莶草、威灵仙、当归、川芎;偏湿者,多用苍术白虎汤,加黄柏、山栀、防己、木瓜、白术、茯苓等。

寒痹,以桂枝附子汤为主。

偏寒者,加巴戟天、补骨脂、仙灵脾、片姜黄等;偏风者,以桂枝附子汤合蠲痹汤加减,其中必用川芎、当归、丹参;偏湿者,则用桂枝附子汤合防己黄芪汤,加细辛、苍术、白术、山药等。

02

对于痹病的组方,先生认为附子、川乌、草乌是不可缺的。但此三味药峻猛且有毒性,犹如奇才怪癖,一般人不敢轻易动用,这是很遗憾的事情。

附子辛温大热,有毒,走而不守,性烈力雄,有补火回阳,通经散结之功,善治一切沉寒痼冷之证,为祛散阴寒的首选药物。

先生认为附子用量必须视病情,一般要量大,量小则疗效不显,常用量15克以上。此外,附子还有“坚肌壮骨”、“好颜色”的美誉。

川、草乌的作用基本相同,均具有明显镇痛和局麻作用。临床上以疼痛为主的痹病,先生认为不论其属寒、属热,均可在基本方上加用制附子,制川、草乌。

此三味药,川、草乌善于止痛,附子优于散寒。

要注意的是服药期间不要饮酒,因乙醇能促进乌头碱的吸收,从而加强附子及川、草乌的毒性,导致中毒;亦不可与麻黄同用,以免产生不良反应;可伍以秦艽,以增强镇痛之功。

03

鸡血藤、活血藤,均有强筋壮骨、调经活络、祛瘀止痛之功。

鸡血藤养血之功优于活血藤,而活血藤更适于活血。故先生喜二味并用,于血虚而兼瘀者的痹病,二药相得益彰,以冀补血而不滋腻,活血而不伤气。

对痹病偏风者,川芎一药不可缺。

因该药为血中之气药,可行血通经,又有祛风作用,疗效甚好。

中医治法中有通因通用、塞因塞用、寒因寒用、热因热用之反治法。先生认为还应有如川芎祛风行血之“行因行用”法。

痹病偏风则疼痛游走不定,可谓行因;川芎作用行而不守,可谓行用。川芎“行因行用”有利风邪的祛除。

近年来对于雷公藤治疗痹病的报道很多,已被公认为是治疗痹病的有效药物。

雷公藤有清热解毒、祛风除湿、消肿止痛的作用,对疼痛以关节周围组织,尤其是肌肉酸痛不止,疗效较好。

先生对该药的体会是,对肌肉、筋脉疼痛的缓解效优于骨节间者。

对于顽痹或伴有关节挛缩变形者,祛风之品当灵活加用。

先生常加蜈蚣一条,或用乌梢蛇一条,除去头部与外皮,酒制后,研成粉末分吞,疗效较满意。

04

此外,部位引经药的应用,往往对痹病获效起着很大的作用。

如上肢疼痛,先生常用片姜黄、桂枝;下肢疼痛,常用独活、怀牛膝、宣木瓜、五加皮;腰背疼痛,可加川断、杜仲、狗脊、功劳叶;骨节疼痛,可加威灵仙、补骨脂;肌肉疼痛,可加雷公藤等。

临床中病人最感痛苦的,是病灶局部的痛、酸等感觉异常。

因此,在祛除痹病病因的同时,适当加入止痛、止痠药物,不仅可解除病人痛苦,还可增强患者愈病信心,主动配合治疗。

上述组方中,如气虚,先生常加黄芪、党参;血虚,常用当归、鸡血藤、活血藤;阴虚,加桑寄生、枸杞子;阳虚,加仙茅、补骨脂等。亦可适当加香附、没药、泽兰等。

若关节周围组织酸痛不适时,用雷公藤较好,该药对肌肉、筋脉疼痛的缓解效果明显优于骨节间疼痛者。

若辛热散寒、除风燥湿之品用之过多,疼痛非但不止反而加重,这时应重视全身情况,即气血阴阳的盛衰,而适当加用补气养血、滋阴和阳的药物,则疼痛能够减轻。

若出现皮肤瘀斑、关节周围结节等症时,往往说明存在瘀血因素,应适当增以活血之品,亦可另服活血方剂,可与治痹方药交替使用。

痹病后期,常见筋脉失荣,或骨节僵硬拘急,或骨节肿大畸形。

一方面可能因邪伤日久而久服辛温燥烈之品,伤阴耗气致使筋脉骨节失荣;另一方面可能因邪痹日久,气血瘀滞,络道受阻,病损筋骨,失去气血濡养。

此时即应注意养阴柔筋,尤其宜从滋补肝肾之阴着手,以六味地黄汤、一贯煎等方药加减调治,亦宜择用活血祛瘀、软坚化结之品以舒筋活络、祛瘀通络。

05

痹病的服药时间最好是在早晨与夜睡前各服1次。

因痹病患者活动障碍以晨起为甚,其疼痛夜间加剧。晨、晚分服中药,意在病作前及时截治,有利于药效的发挥,控制病情发展。

同时宜注意环境的冷暖,防止外邪侵袭,而且还应长期进行功能锻炼,以防止关节挛缩、变形,加快功能的恢复。

注:具体治疗与用药请遵医嘱!本文选摘自《李济仁、张舜华——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》,李梢主编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,年6月。本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